偶一看

头像是叼着雕牌的柴犬,
不过本人性格并没有东西把门。
哎嘿。

在评论区发现的科普大佬。专门讲解megalo box的比赛动作,非常适合我这种凑热闹观众。已经做了三期视频,顺序是av22092487, av22810910, av23448593。最后还要一个joe形象相似度最高的现实人物,嗯,经历也很相似。

非常搞事的联想,真的觉得这两位很想很想啊。而且弹幕还经常刷在变身的时候“菊里菊气”。简直了。

在更衣室和魔♂物战斗♂哦

kindaCartesian:

哲♂学之力控制了我的数位笔

这个!qwq!天哪!

殘あ:

今天我咕哒就要当闪闪!

对了咕哒子身上的是画上去的

我在思考着下一张和谁换衣服

这个就!太可爱了吧!

小表妹:

我的天呐,试了好多次终于成功了。。。。
lof屏蔽我屏蔽的一脸懵逼,干嘛呢这是???我写了啥嘛???
我还没写啥呢!!!

[FGO][咕哒金时]Good Time(上)

非常兴奋♂

手心里的太阳:


注意避雷
:ABO,PWP,女A男O,扶她攻,第四爱


一个我流ABO迦勒底,英灵不会受到信息素影响,但是并不妨碍他们享受性生活。非常饥渴的咕哒子和乖乖巧巧的狗蛋。



(暴击)

十庫门:

胡乱涂了下

虽然没玩恋与hhhhh但是李口不择言的名言名句铭记在心(什么

p2有参考李泽言的条漫微博@毕设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鱼_想睡闪:

Riyo漫画的傻屌改图第二弹!祝大家元旦快乐!

顺便这里要说一下,漫画cp向应该:咕哒子x闪x咕哒

本意是这样的。但基本是偏向日常(?)的梗,会污,毕竟我想日闪。还有这次画拉二是我突发奇想,毕竟失明人士打QP要用天上地下无所不能的法老王充电_(:з」∠)_。

关于拉二和闪这俩人我只会让他们止步于关系挺好的朋友,反正我是不怎么吃拉二闪的,所以请尽量不要刷这个CP,顺便金剑的梗我也是不会画的(这个是雷)。_(:з」∠)_

最后的最后,给我点赞留言的朋友,爱你们!

【A小队队长X咕哒子】观察者的目的

这个超级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脑洞堆积备份:

※充满个人脑补的A小队队长,坐等剧本打脸


※以【以魔術師而言是七人中最強的】【超级名门鲍达姆的年轻当主】这两句而展开的脑补


※A小队的颜都非常好看!超喜欢!


※金长直的美男子这个形容……突然想起了某个女难从者


※怎么想都觉得队长很可能是幸运E


※总而言之就是充满妄想的脑补,不要信


※emmmm……不知道算不算是有刀片


※队长的名字翻译借用某位大佬的基利修塔利亚·鲍达姆【感谢 @阿萤  太太发我翻译,谢谢(づ ̄3 ̄)づ】


※感觉看不下去又或者不和胃口直接点X就好




观察者的目的


 


“鲍达姆先生,为什么你要一直跟着我呢?”


藤丸立香发出以上疑问的时候,是她把金发魔术师所布置下来的题目全部完成的几秒后。她放下笔,侧过头去看向被提问者。


被提问者用手托着腮,正饶有兴趣的注视着橙发少女:“因为我对你很感兴趣啊,立香。”


附赠一个温和得根本不像他的微笑。


“唔……”扁着嘴,少女垂下肩膀,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书本:“又是这个回答,感觉根本就没有说真话嘛。”


说真的,这位A小队队长现在的态度总让少女怀疑自己前段时间在第五个异闻带时看到的那个狂傲的青年和现在眼前的人是不是同一存在。


立香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之前的战斗——




初次见面前,少女对青年的第一印象只能用糟糕和疑惑来形容。


叛徒,若要加一个形容词的话,那就是让人不解的。


还没见面前,少女就从小达芬奇酱、马修以及迦勒底职员们的讲解中,了解到现在已经成为敌人的A小队成员们的资料。其中最让人在意的,便是这位A小队队长以及那位浑身是迷的原定Berserker御主。




天体科主席,超级名门鲍达姆家的年轻当主


有望成为君主的后继者,前任所长父亲的头号弟子


原本预定使役的是Lancer,以魔术师而言是七人中最强的。




少女完全不明白,这个前途光明的魔术师到底是为了什么,可以毫不犹豫的选择背叛迦勒底,背叛人类,成为所谓的异闻指导者。


所以,在真正和青年见面后,少女毫不犹豫地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对此,青年高高在上的表示所谓的旧人类根本没有资格和异闻指导者对话,然后驱使着所属从者攻击少女与同伴。


“旧人类的残余,再次化为灰烬吧。”


留下这句话后,青年转身就走。




“可恶。”不甘的咋舌,面对强烈的攻势,少女只能放弃寻求答案,狼狈离去,但她的心中还是想要去寻求着对方的答案。


之前所经历的四个异闻带中,所遇见的A小队队员们都是因为各自不同的缘由而选择站在泛人类史的对立面。那么基利修塔利亚·鲍达姆呢?这位和迦勒底联系最深的队长,又是为了什么呢?


少女的内心深处,正追求着那个答案。




再次看到对方时,少女带着她信赖的从者们,突破异闻带中的重重障碍,破坏青年的所有布置,哪怕已经因为大量的战斗而伤痕累累,还是坚定的站在他的面前,询问他背叛的理由。


金发魔术师狼狈的半跪在王座前,不可置信的重复着自己居然失败了之类的话语,听到少女的问题后,他停顿几秒后,挣扎着站起身来,踉跄的走向王座。


站在王座前,他看向少女:“像你这样平庸的甚至连魔术师都算不上的半吊子,是不会理解我们魔术师的。”


“为了达到魔术师们梦寐以求的根源,我们可以舍弃一切。不过是区区人类和泛人类史罢了,又有什么可以在意的。”


“只要我在这场竞争中赢了,我就可以改写这个世界,创造和更新我想要的历史!”


“到时候,我一定可以……噗哦!”




还没等青年的话说完,一记来自少女的重拳就把他砸飞了出去。


“够了!”少女冲上去,拽起青年的衣领,想要把他提起来,却因为刚才那一拳已经用尽了她的全力而只能跪坐在地上,愤怒的瞪着青年的眼睛:“我是不懂你们魔术师那又怎样,但是,我知道,我只知道,你们的所作所为,伤害到我所在意的一切,这就足够了!”


“我原本还以为你会有什么难言之隐,结果却只是因为这种理由。你想要达到根源你就去自己努力啊,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啊!”


“这种……理由……”少女的眼泪忍不住涌出,她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曾经在迦勒底里度过的诸多时光,最终停留在某两个已经离去的人一同微笑的画面上。




泣不成声的少女最后让神代魔术师封印了青年的所有魔术回路,用由众多Caster研发而出的绝对能把人困成粽子的特效绳索把青年带回了临时基地,结束了这次的异闻带战斗。




原本青年会和之前活捉的四位A小队队员一样,被监禁在特殊房间的立香没想到,在那几天后,自己再次看到了对方。


被呼唤到审问室的少女一开门,就看到正面对门口而坐的A小队队长。在他对面的,是小达芬奇和福尔摩斯。


“助手君。”少见的满脸严肃的福尔摩斯摸索着自己的烟斗,向少女御主提出问题:“你愿意……跟这位鲍达姆先生学习魔术吗?”


“诶?”


小达芬奇皱着眉头,一脸不情愿的解释:“虽然Caster他们一直以来都在教导你魔术,但是作为从者,在这种特殊时期,他们并不是时时刻刻都有时间能够指导你的。而且他们所使用的魔术,你也不一定适用。所以,我们打算废物利用一下。”


少女的眼睛瞄向被废物利用的金发队长,却惊讶的发现对方正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


???吃错药了?


完全不敢把这个笑容温和的人和之前那个高傲的魔术师联系在一起的少女赶紧转移视线,继续等待小达芬奇的下文。


“刚好,这位鲍达姆先生向我们提出交易,他教导你时钟塔的魔术,作为天体科的主席,鲍达姆先生在其他领域也略有涉足,可以根据你的体质教导你适合的魔术。”小达芬奇对少女笑了一下:“而作为交换,我们准许鲍达姆先生在基地内部自由行动,当然了,魔术回路我们不会替他解封,机密房间也不允许他进入。”


福尔摩斯对少女点点头:“鲍达姆先生已经同意了这个条件,就剩你了。助手君,你自己考虑一下吧。”


少女只是思考了一分钟,就点头同意了。


异闻带的战斗难度不断在增加,在上一个异闻带里,不止从者们,就连少女自己也受了不少的伤,虽然有很多在魔术的帮助下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但是每次看到从者受伤,少女心底里都在不断的想着,如果自己再强一点就好了,这样大家都不会受那么重的伤,战斗也能更轻松一点。


而现在,变强的机会送到面前,少女自然不会拒绝。




至于会不会被金发青年所骗,年轻的御主表示自己才不怕呢!要是真的被骗了,就去找神代的魔术师们帮忙报复回去,是变猪呢,变猪呢,还是变猪呢?


想想就挺开心的。




就这样,少女开始了每天的课程。几天后,少女不得不承认,青年能当上天体科主席真的是因为他很有才能。课程中,青年总能简单易懂的为自己暂时的学生解说各种魔术知识,甚至手把手的教导各类魔术施展时的注意事项。


少女甚至想过,如果能和他成为朋友,一定很好。但是之前的见面,对方给她留下了很糟的印象,以及对于自己居然在敌人面前哭得可怜兮兮这件事所产生的的羞耻,让少女还是对青年保留了几分警惕和疏远。




然后,少女发现自己周围出现了不对。自己目前的魔术老师,曾经的第五异闻带敌人,年轻有为的A小队队长,不知为何,总是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清晨,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少女揉着眼习惯性往食堂走去,却听到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少女转过头去,不出意外的看到那抹金色——


“早安,鲍达姆先生。”


金发青年站立在少女身后三米处,笑眯眯的回应:“早安,立香。真是巧啊,你也是去食堂吗,不如我们一起吧?”


一点也不巧啊。少女自暴自弃的点点头,完全已经习惯了房间和自己是反方向的A队队长总是在早上和自己来个‘巧合’的相遇。


青年上前几步,和少女并排而前行。在行走中,他适时提出几个魔术问题,引发少女开口后,让两人之间的氛围变得轻松融洽。




得到自由行动机会的青年总是出现在少女御主的三米开外,维持一个既不远也不近的距离。若是少女没有发现他,他也不会主动出声,而是安静的注视着少女的一举一动,仿佛别有深意。若是少女注意到他了,他才会主动上前。


少女御主当然发现了青年的异常,但是当她向青年询问时,却永远只能得到“因为我对你很感兴趣啊”这个答案。久而久之,她也就习惯了青年的神出鬼没了。




那么,青年的目的到底是……?




基利修塔利亚·鲍达姆在解冻后,曾经看过迦勒底里记录的属于藤丸立香这个旧人类的资料。心高气傲的他自然对资料上平庸到极点的御主升不起半点好感。他甚至还想过这或许是迦勒底的一次想要向世人证明他们这个机构还是有点用处的小把戏。


正如迦勒底众人逃脱时所听到的宣言那样,他对于少女的最初印象,不过只是最后的旧人类罢了。




在第五异闻带有条不紊的准备着自己的计划的青年,在听到有四个异闻带被旧人类攻破的消息时,是惊愕的。他不敢相信,在得到力量的他们面前,旧人类竟敢真的反抗。他曾以为逃脱他们追击的旧人类会就此游荡在时之海内苟延残喘,却万万没想到迎来了他们的逆袭。


但青年也只是惊愕了一下,他相信天才如自己绝不会输给那些平庸的家伙。




然后,少女带着同伴来到了青年所掌控的第五异闻带。


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对方,不是从虚构的电子数据,也不是其他人的口中,而是真真正正的,看到了对方。


年轻的队长当时还不清楚这代表着什么,他面对少女的疑问,只抛下一句“旧人类的残余,再次化为灰烬吧。”就走了。




转身的那个时候,他有些不合时宜的想着:那个少女的头发,感觉比照片还要耀眼。




温热的水滴掉落在青年的脸颊上,稍稍唤醒了他的知觉。青年用力睁开眼,发现自己眼前是一张陌生的脸庞。等他看清对方的面容时,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居然被少女打败了这件事,以及自己还被一拳打飞这个事实。


青年想要挣扎,但是体力已经彻底在之前的战斗中用完的的他根本毫无力气,仿佛刚才睁开眼睛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青年想要说话,却察觉自己说不出任何话语。因为眼前的这双眼睛太过悲伤,太过痛苦,那份感情透过眼泪,似乎穿过血肉,直接落在他的心上。




在被软禁在特殊房间里的那段时间里,青年脑海中一直挥散不去那双眼睛。


因为太美了。青年在心中无数次感叹道。愤怒、哀伤、痛苦,这些浓厚的情感如海浪般翻滚在星眸中,却怎么也遮不住最深处那抹耀眼的希望与奋不顾身的决绝。


青年开始回忆自己与星眸主人之前战斗中的种种细节。越是回想细节,青年就越是觉得自己输得不冤。虽然作为魔术师,他的战力远远高于少女,但是他却没有少女那份坚定不移的信任着自己的从者的心。在战斗中的很多个时刻,少女所忽略的小破绽总是第一时间会有从者补上,而从者们战斗中出现的各种情况,也会及时得到改善。


然后他不得不承认,或许这位打败自己的少女,并非自己之前理所当然所认为的平庸的唯有运气好点的小人物。




青年对这位拯救了人理的少女御主突然充满兴趣。




也正是因此,有了青年和迦勒底一方的交易。


“你到底,有何目的?”


面对眼前两个从者充满警惕的目光,青年毫不在意的回以微笑:“我只是想要得到一个自由活动的机会,你们不解开我的魔力回路也行。作为交换,我愿意把我所学过的所有魔术教给那位御主,以及我所知道的最后两位异闻指导者的所在区域和资料都交给你们。”


“……就这么简单?”年幼的达芬奇露出微妙的表情,好像是完全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能得到有用的情报。


另一边的大侦探问起自己在意的东西:“情报的准确度如何?你能保证自己知道的都是真的吗?”


青年露出自信的表情:“身为A小队的队长,我对我的队员们的了解,还是足够的。而且为了能从竞争中获胜,我可是花了好大力气才得到可靠的对手情报的。”


言下之意就是自己的情报准确率有着极大的准确性。


不可否认,小达芬奇和福尔摩斯心动了。但是他们还是对青年的交易动机产生怀疑,迟迟下不了决定。


青年自然也知道他们的担忧,他决定告知他们,他之所以这样做的目的:


“我只是对那位少女御主很感兴趣罢了。”




然后他被对面的两个监护人(?)投以可怕的目光。




最后,经过少女的同意后,青年如愿成为了对方的临时教师,也得到了能够近距离接触少女的机会。通过不断的接触和观察,他逐渐抛去自己原本从迦勒底数据库中看到的属于少女的资料,而是以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一切来重新构建少女的资料。


也正是这样,他确信,少女拥有特殊的才能。




一直光明正大的跟随在少女身后的青年,在第一次看到少女能够与众多从者和谐相处时,心里极为震撼。原本迦勒底的资料里写着少女只是靠着亚从者少女和几个从者的帮助才能拯救人理,而展现在青年面前的,却是少女契约着上百位从者也毫不吃力的事实。而且,能够在有着各种性格彼此间不一定能够融洽相处的从者间协调氛围,这绝对不是能用普通来形容的才能。


青年在观察少女的时候,曾与迦勒底的职工们交谈过。从那里得到了未经修改过的少女御主的原始资料,青年看着开头那一行‘没有任何关于魔术的基础,也没有相关的知识,仅仅有作为master的适应性’的文字,露出深思的表情。


这份才能,到底是少女与生具有的,还是在和从者的相处中逐渐被培养,又或者是因她的主观而产生的呢?


青年感觉自己身为魔术师的心正在沸腾。




与此同时,青年发现自己越发不能把视线从少女的身上移开。从清晨的‘偶遇’开始,他总是以一种自然而然的方式出现在少女的身边,让少女熟悉他的存在。他追逐着少女的身影,贪婪的想要收藏起少女的各种表情。


但青年不明白自己这些举动的意义,他仅仅是理解成自己渴望得到少女的特殊才能。他甚至没有认真想过,为何自己对待少女的教学方式,温和得不像一位出自超级名门的魔术师。




时间转回开头——


我的目的吗?


青年一边思索着少女刚才提出的问题,一边用专注的目光观察已经对他的视线习以为常的少女。最终,他把视线停留在少女的脸庞上:“立香。”


“嗯?”少女习惯性转过头来,却被不知何时来到身侧的青年用手轻轻捧起了脸:“鲍达姆先生???”


“其实立香你直接喊我的名字也可以的。”


“呃……基利修塔利亚?好长啊,还是喊你鲍达姆先生吧。”


青年没有错过少女眼眸中一闪而过的警惕和紧张。他对此感到不悦,他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的内心深处在不断盘旋着一股因此而生的恼怒。他渴望听到少女亲昵的以名字称呼自己,用充满信赖的目光注视自己,而不是那些可恶的从者们。


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渴望这些。




青年慢慢的拉近自己和少女的距离,直到两人以鼻尖对鼻尖的相互看着对方的眼睛。


“你不是想要知道我的目的吗?”青年轻柔而又坚定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内响起,而他的左手指尖缓缓滑下,滑过少女的肩膀、胸口,最终停留在肚脐的下方——那是子宫的位置。




那个瞬间,青年的脑海中凌乱的闪过各种想法——


想要特殊的才能、


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


也不管长得像他还是少女、


只要流淌鲍达姆家的血液就好、


全部都想要、


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






他直直地看着那双希望之瞳,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请生下我的孩子吧,立香。”


=END=






※彩蛋和二设解说


①关于队长的设定


基利修塔利亚·鲍达姆
天体科主席、A組队长、超级名门鲍达姆家的年轻当主
有望成為君主的后继者,马里斯比利的首席弟子
原本预定使役的是Lancer,以魔术师而言是七人中最強的


【以上是官方设定,以下是个人二设】


是个天才,又因为出自超级名门,所以对于平庸的没有才能的人,会露出高傲的一面,认为他们没有资格和自己交流


一旦发现对方拥有才能,又或者是打败了自己,态度转变就会非常快,不但变得平易近人,温和得简直就像是两个人【文中他的态度改变的原因】


从小受到家族的影(洗)响(脑),在心里把家族的一切放到最首位,可以说,为了家族什么都OK


第二部里做二五仔的原因也是为了家族,鲍达姆虽然是超级名门,但是其实家族本身已经出现了问题,基利修塔利亚是这一代最出色的继承人也是唯一的继承人


所以为了家族,基利修塔利亚决定加入异闻带那边,用自己的手去创造和改写家族的未来,利用异闻带的力量去抵达根源,掌握世界万事万物的根本因果与法则,修改世界的格局与秩序,换言之就是创造新世界以及毁灭旧世界


【总而言之就是XJB搞事就对了】


在文中,基利修塔利亚最先是因为对立香产生了兴趣,从而跟在她的身边观察她,结果在他自己不清楚的时候就喜欢上立香了,然而作为一个魔术师,基利修塔利亚心中一切以家族为重,根本没搞清楚过什么叫恋爱,错误的把这份感情当做是想要得到立香的才能,作为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魔术师,所以基利修塔利亚才会爆出最后那句生孩子w


其实他一直追逐着立香,还因为这是他属于人的那部分在追逐美好事物的本性


但实际上他是个恋爱白痴,如果要数值化的话,他对立香的感情大概是25%想要立香的才能壮大家族+70%喜欢立香+5%研究欲,虽然不纯粹,但是很真实


最初是想要真的把他写成黏糊糊的大金毛的,但最后还是加入了自己对于魔术师的个人理解,可能文中没有更好的表现出来,但我还是很喜欢他的(颜)的!




②关于文中立香的二设


总而言之就是好奇少女w受到了达芬奇还有福尔摩斯的影响,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会打破砂锅问到底,但是得到答案后就失去热情,得不到满意的答案就会抓狂www




③小彩蛋


对除队长外的四位被俘A队队员进行一个小采访——你们觉得你们的队长这段时间的反常有何表示?


某知名不具的女队员A:(用手捂住没带眼罩的眼睛)真是冇眼睇。


某知名不具的男队员B:(举起手来)现在申请退出A小队还来得及吗?


某知名不具的女队员C:我决不承认那个笨蛋是队长。


某知名不具的男队员D:啊啦,大家能好好相处,真是太好了呢~


【关于为何没杀队员,我的二设是迦勒底一方为了不让之前救了人理还被骂妄想的事情再次发生,决定先把他们抓起来当人证】




最后的碎碎念:终于写完这篇鸡血啦!鸡血燃烧殆尽,圆桌攻略可能要以后再写了_(:з」∠)_第二部的OP真是好看到爆炸!但是看到新角色立绘之后就觉得好失望啊,立绘把大家的颜值都拉低了啊= =趁着七人组的设定还没有完全出来前,希望能有更多的太太一起开脑洞产粮!


感谢你看到这里!欢迎评论一起聊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喜欢喜欢喜欢

蓝紫绿条纹鲸:

一大一小两个天使啊!!

后面不用看了都是草稿x